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香草堂的博客

修身处世,一诚之外更无余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张悦胜,1963年生人。 其作品曾多次在全国性大赛中获奖 硬笔书法曾经荣获“全国第五届钢笔书法大赛”一等奖 隶书四条屏《石钟山记》被刻碑与河南郑州中国翰园碑林 现为: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会员 安丘市美术家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当代书法网区总版主、山东记者站记者

网易考拉推荐

写给父亲------一封无法寄出的信  

2013-12-07 09:34:00|  分类: 文学艺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父亲大人膝下:
       
        一别经年,弥添怀思。
       伶仃孤处,惟佳节是惧。岁逢仲秋,能无念乎先严?人生有酒须当醉,一滴何曾到九泉?!独坐把盏,每念曩日音容,悲难自抑。满宫明月梨花白,故人关山万里隔。伤心千里汶水畔,山乡犹奏离别歌!
      
       痛失父亲,我辈成孤,乌鸟之情,拳拳之心无以报;泣泪成河,切切哀思何从寄!
      
       正旦在望,身似飘萍,阖目遥想,当时先严携手,几岁并赴春冬。余固未知先严之去何其速也!手足之未启而阴阳永隔,自兹银汉渺渺,动如参商,如何不使人恸天怆地,悲号难止乎哉!
      
       西哲有言曰:『父者,经也。修经以致修身,惟命是知。』呜呼!余愧乎修身,难言乎天命,至今懵懂也!虽然,先严之慈爱,精纯而幽香,恰似陈年美酒,逾久而弥浓。往事如柳,白驹过隙,十六载弹指一挥,已非当日人间。然孽子未尝有一日忘怀于先严也。不觉间,大人之逝,已旬又六载。其间,于大人之思儿无时无刻不萦于心。大人于天堂尚安否?每年寥寥烟火伴吾泪,大人于彼尚辛苦否?财资充裕否?此数载间,儿未尝修书于大人,儿弗知将言何语,亦弗知自何而言,匪儿不欲书之,以儿每思大人则涕零而莫得执笔故耳。大人毋复闻儿之唤,儿亦毋复睹大人之颓颜!爹!安否?每岁烟火寥寥,涕泗滂沱,汝可见否?爹!安否?人间经历已苦,蕊宫岁月难知,是曾拮据依然,刻刻难捱否?年来笔涩情迟,鸿雁空飞,尺笺欲寄,未语还凝。非不愿也,实以每念尊音,哀从中起,泪如雨注,执笔实难之。望断星汉,连呼凄风而无应;神弛阳鸟,欲绝黄泉以无由。泪阻儿复书此函。大人之逝旬又六载。每夜深人静,则于大人之思乃渐增,睹傍寝酣之妻,复闻隔壁子之鼾声,彼可知吾于斯之心耶?
       
        大人逝之时,年七十有三,弗可谓高龄,终未脱“七十三、八十四”之诅也,祈大人长生不老之愿乃戛然而止。大人一生与母恩爱、与诸父老相处以善、与诸眷互助,上孝双亲,下抚吾曹六子,以羸肩而荷家之担。尝忆改革四年儿授业于渠丘乡学之日,于斯甚窘,大人驾海燕自行车,以椟纳耳而遗吾!观大人疾奔四十余里,寒栗不止之态,儿乃涕泗交流,潜入溷而大恸!后闻母云,彼耳大人竟未食其一,皆赐儿矣。而今儿亦知天命之年矣,风雨摧折,鬓角斑驳。矧孙儿已冠,匪若旧日垂笤小儿矣。汝驭上宾时,孙儿方四岁,是汝最爱,如今日月轮蹄,逮乎弱冠,伊亦成人,容貌肖祖,惟身长不及,是在府学潍坊读书,专修软件,月给假八天,毋念也。
母尚处桑梓,独营大人所遗之肆,年亦近耄耋,其体尚健,惟椎孔狭窄之旧病未去,孽子亦常携药定省,毋念也。孽子常念母亲孤独,欲迎还家中奉养,无奈母亲坚持不肯,直言不便,更言府城居如坐监,孽子不敢稍拂其意,惟其身体康健是求。表叔等常来作客,学德、学义、大娘诸亲戚亦往来不断,夜来坐杂铺中与戏匣为伴,亦不至无聊。银钱凑手,吃穿无忧,左右接谈有人,孽子亦觉老家甚善,远过府城也。孽子定省虽频,然亦时有他事牵扯,偶尔一两月不归,归则必有乡亲埋怨:何归之迟也?于戏!孽子亦无可奈何耳!惟父其谅之。迩来官路修备,可直通祖宅。三婿为里正,一手操办,孽子捐钱两千,谋身于安丘者大体仿佛,即大伯亦如之。如今通衢底绩,既向杂铺之小径孽子亦已垫实,毋念乎。阖家除二份稍拮据,余者仓廪具足,堪称殷实,毋念乎!先严远去,十六载至今,夜阑独从,哀思并起,悲痛欲绝。身侧内子熟睡,隔壁顽儿呼朋,妻也,儿也,可知为父此刻难捱乎?
        呜呼!眼中流血,心内成灰。十里孤坟,何处话凄凉?!如今也,尘满面,鬓如霜。 夜来幽梦忽还乡。母在老家,相顾无言,惟有泪两行!
      
        诗云:一夜思父泪,天明又复收。恐伤慈母意,暗向枕边流。斯世苦短,丹青自横,山水皆成虚枉;生死难料,因果必求,春秋尽付断肠。行书至此,哽咽难续,展笺涕零,莫可复书,人生如烟,往事已老,故吾念之,苍然、苍然。半醒半醉日复日,花开花落年复年。此生谁料,身在渠丘,心在故乡。寒天饮冻水,点滴在心中。今当远离, 临表涕零 ,不知所言。我心伤悲,莫知我哀,唯止于此耳!
       不孝儿悦胜叩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癸巳年中秋佳节
写给父亲------一封无法寄出的信 - 梅香草堂 - 梅香草堂的博客


别父十六年,肝肠寸断。劬劳消瘦影,频频眼前现。深秋一驻胆心惊, 滴落梧桐有泪声。去岁哀身逢骤雨,余生悸梦恸悲风。篱边老树存残叶,岭上苍松映旧容。缅怀我祖,哀思悠悠,千言万语,难以尽诉。父爱远止,我思未休。春种粟谷,秋刈盈畴。我思如是,旦暮望归。逝水如斯,而不舍昼夜,人生无常。唯独爱有永恒。黯然销魂者,唯别而已矣。怨曲重招,断魂在否?最匆忙时归家日,山乡犹奏离别歌。谨撰此文,献给父亲!时癸巳年秋月悦胜又记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